總瀏覽量

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達拉斯湖濱散記

旅行陌生之地

You are worthy.....
為了安排學假的研究地點,曾經寫了幾封信給不同國家的好朋友詢問幾個機構的可能性。最終我們接受紐澤西州德魯神學院關院長的好意,選定號稱花園城市的麥迪遜(Madison)作為我們短期學假的地點。支持我們的基金會鼓勵我們繞道達拉斯造訪當地的神學院。訪問美國次數不算少,卻從來沒有到過達拉斯。朋友警告我們達拉斯地大人稀,沒有車子就像沒有腳寸步難行。雖然過去有幾位達拉斯的神學院教授來訪過台灣,見過面吃過飯,卻沒有熟悉到可以幫忙安排行程的程度。南衛理大學的柏金斯神學院有一位好朋友,不過他是空中飛人,一天到晚飛來飛去,連我們抵達時他有沒有在達拉斯都無法確定。許多朋友開始給我們名單,牽來扯去都有些認識卻都是沒見過面或只是照過面的點頭之交。要央請人家幫忙實在開不了口。學校甚至有老師把他兒女的電話留給我們,說有需要就打電話要他們幫忙。心裡是很感激,但是總覺得不好意思提議去叨擾他們。好友莊牧師到過達拉斯,他好意的介紹他認識的一對年輕夫婦給我們,並主動寫信聯絡他們。就這樣我們與這對自稱旗山人的年輕夫婦取得聯絡,開始安排這個陌生之地的行程。

旗山人很客氣,無論我們提到甚麼需要,他們都很快的回覆【沒問題,不客氣】。不過這麼簡短直接的回覆方式也讓我們有些摸不找頭緒,需不需要租旅館,交通如何解決,需不需要租車,可以請他們幫忙到甚麼程度。那要住三個月的紐澤西幾乎被遺忘了,我們整個心思都放在思考如何安排達拉斯一個禮拜的行程。


人親土就親

出發前的一個月,我們在林仔內教會遇見了休士頓回來的李長老,相談甚歡,他知道我們要到達拉斯,就主動邀請我們能順道去訪問休士頓。不久他寄來了機票,約定我主理禮拜和專題演講的時間。隨後我們預定拜訪的神學院也來信詢問要不要住到他們學校的客房,並討論了兩天的拜訪行程。南衛理大學的朋友也好像從睡夢中甦醒過來似的,突然來信詢問我們確實抵達的時間,並告知他已經和柏金斯神學院的院長談好邀請我到該院向他們的教授們作一個午餐演講。一連串的邀約,使我們的行程如填充班的涂上色彩。甚至到臨上飛機前的兩天,一份國際會議邀請名單上居然看到一位共識很久的朋友名字出現其上,地址就在達拉斯附近的德州基督教大學。我匆匆給他發了封電子郵件,讓他知道我們會在達拉斯一個禮拜。就這樣我們把一個禮拜割成三大塊,神學院住兩天,休士頓訪問三天,其餘的時間就打擾旗山人了。

二月22日我們飛了十幾個小時抵達拉斯的國際機場,Dr. Ramesh Richard到機場來接我們,他是RREACH福音傳播中心的負責人,也是達拉斯神學院的教授。我們被接到神學院的宿舍安頓好後,利用旁晚的時分到校園繞了一趟。校園不大卻是翠綠如茵,百多年的學校自有其歷史累積的痕跡。兩天的行程除了安排與教師們見面,副院長Dr. Yarbrough 熱心的帶著我們介紹校園、述說學校的歷史故事。中午與院長Dr. Bailey一起用餐,比較正式的談了一些合作與交換的議題。隨後造訪他們的華文教育中心,與謝秉章博士短暫的交流、分享。

窗口眺望的後院夕陽
三點半約好請旗山人的郭太太來學校接我們,住進他們家,後院是個開發中的高爾夫球場,延伸到一個巨大的人工湖。窗口外望,遼闊的視野,枯枝危聳,野雁三兩群,別有一番滋味。郭先生夫婦都是留學生留下來的知識份子與科技人,為人誠懇很有愛心。24日RReach中心的Dr. Richard邀我們訪問他的機構,在德州基督教大學的朋友也在25日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來接我們到他家小憩,並參觀她們的大學與神學院,然後送我們到機場飛往休士頓。緊湊的行程每一站都充滿著朋友熱烈的情誼與心意。陌生的達拉斯居然處處溫馨,站站有留戀。繁忙的第一階段行程隨著從洛菲德(Love Field)飛往霍比(Hobby)的航班畫下頓點。

情牽故鄉仰神恩


李長老準時前來接機,帶我們在休士頓市區繞了一圈回到家裡。孩子都長大了,一對夫婦擁有一棟諾大的房子,後院同樣是一座十八洞的高爾夫球場。草皮、樹木、水池把視野綿延到無盡的水平線遠處。家裡滿堆都是書。自己是個成功的生意人,卻有一個弟弟是台灣史的著名教授。兩兄弟同樣有一顆深愛台灣的心。卻是一個從歷史箴貶台灣的病理,一個透過信仰找尋台灣的救贖。李長老與休士頓的葉牧師為了幫助台灣的偏遠農村教會,特地發起一個愛鄉基金會,專為媒介海外台灣基督徒有意於退休後回台灣從事義工服務與教會配合的宣教事工。 這次訪問休士頓有機會與李長老與葉牧師見面,更深入了解愛鄉的事工,並體會海外鄉親情牽台灣、心念故鄉的思緒。這是具有龐大資源的事工,發展得宜將對台灣教會的宣教與海外鄉親回饋家鄉的心願提供可觀的幫助。

購買文具、改變生命
主日禮拜後參加一個小型的座談會,在他鄉與鄉親間面,台北、花蓮對台南來說都是很近的距離。會後李長老帶我們到休士頓的Town Hall 去繞了一圈,順道去參觀一個超大豪宅的open house。讓我們開眼界看到一個家庭的房間設備可有多豪華。美國的房價市場不景氣,一間看起來可以上億的房子,在休士頓的黃金帶,竟只開價一百萬美金。難怪我們所到的每一個家庭居住環境都那麼優雅、舒適。週一早上我們去參觀李長老和他的公子的公司。李長老公子是神學院畢業,卻投入生意的經營,傳承其父親的信仰,創業開始就設定目標以年度盈餘的百分之五十捐給福音機構作福音事工的經費。幾年來業績成長迅速,去年獲得休士頓年度業績成長最快的百大企業,擠進全美的前五千名業績快速成長的企業。可以說有其父乃有其子。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人能有這樣的信仰,懷抱雄心大志,的確讓我肅然起敬。近年來個人一直嘗試要發展基督教模式的領導與管理課程,看起來已有了現成的典範可以運用。

中午李長老約了他們教會的美國牧師以及兒子的全家一起午餐,隨後帶我們到休士頓著名的醫學中心繞了一圈,就送我們到霍比機場,結束我們在休士頓的三天行程。

捨不得達拉斯的濃情蜜意

博物館前的人頭造型
回到達拉斯,我們還有兩天的時間,28日已經約好到南衛理大學柏金斯神學院向該院教師做專題演講。南衛理大學資金雄厚,校園之大設備的現代化與氣派,實在令人稱羨。午餐的演講會,雖然為了我的行程從原定的週一臨時改為週二,出席的教師倒是很踴躍。沒想到在這場合居然還遇到以前來南神任教過的音樂教授,以及從南神畢業的學生在這裡就讀。會後朋友帶我們參觀校園,以及校內的博物館。晚上還邀約了該神學院的一位教授與我們一起晚餐繼續未盡的神學分享。

短短一個禮拜(其實在達拉斯只有四天),我們看了三個神學院,其中兩個是大學的神學院,無論是獨立神學院或大學裡的神學系所,其師資、設備、環境的質與量所投入的雄厚成本,讓我驚覺到教育成本的需求。以台灣大學經營教育的寒酸,比之美國大學投入真不可同日而語。由此可以窺視到國力盛衰的基因所在。一趟陌生之地的行程,意料之外的翻轉成為豐碩的學習旅程,是我們始料不及。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們忽地發現,我們有那麼多朋友在達拉斯,我們留下那麼多的記憶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三月一日清晨,郭先生夫婦一早起來幫我們抬出那三大件的行李,由女主人載著我們前往機場,我們左尋右覓,希望帶走更多這個城市的濃情蜜意。抱著不捨邁向旅途的下一站: 有花園城市之稱的紐澤西麥迪遜,德魯大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